程九

护淳/铠露/亮月/星鬼/吃冷cp/我很杂食,不喜欢的可以无视

【星鬼/鬼杰】无故成疾

说明:
①一次性更完,结局我也不知道……算BE还是HE
②人设是心理出了问题的心理医生杰和他半虚构的恋人王琳凯,这个……估计是ooc了的
③一时灵感不要上升真人。以及文中心理医生职业相关这些请不要考据!我啥都不知道!都是乱说的!他们应该有特殊的职业要求。
④一、二、四是朱星杰视角,三是插的一个旁白少女的视角,可以理解为她在打深夜电台电话emmm
⑤有点复杂,我写得也很头疼,就先这样吧……


朱星杰是个心理医生,他治好过很多人的病。他用那张温柔微笑的脸,见到过很多人的迷茫、疯狂、痛苦。混沌的双眼望着他,犹如溺水之人看见最后一根浮木。
可是朱医生累了。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这个带来光明的人选择了跑向黑暗。他创造下属于他的国度,那王国里空荡荡却有他的恋人——朱星杰爱上了一个他幻想出来的人,王琳凯。也许他明白自己有了幻想症,也许他不明白。他只是相信很早之前,命运注定他们这样相爱。
王琳凯并不是完全虚构的人,他是朱星杰小时候邻居家的孩子。然后某天王琳凯跟着爸妈去了另一个城市,他们再也没见过。其实他们小时候也不熟,朱星杰只是喜欢这种让傍晚远行的人再归来的感觉,就好像是花朵盛开芳华灼灼,暖阳缱绻,全世界为他照亮胸膛。

凛冬。朱星杰去了家咖啡店,点一份招牌奶油蛋糕。他吃相优雅矜持,好似垂暮的贵族。朱星杰轻轻眯了眯眼,温柔地注视着王琳凯:“怎么不吃?是太甜了吗?”
他的琳琳永远在不安分地乱动,将他的小暖手伸进他的衣服里,平添他内心燥热。朱星杰能感觉到少年在耳边低语:“…不,你最好吃。”然后王琳凯轻舔了口奶油和他亲吻,口腔里全是腻味的甜香。舌尖在奶油泡沫里打转发颤,他们厮缠。
朱星杰睁眼,天花板的吊灯天旋地转,周围人群突然开始放声大笑,他眼前发黑。王琳凯抱住他,越来越紧,朱星杰听见自己的喘息声在加重。他闻到花香,那是火红的花朵盛放在十二月的枝头。

“我是束荷。我曾经因为失恋痛苦到……割腕自杀未遂,是我的妈妈托人去找了一位心理医生,听说他很厉害。我其实很讨厌去看心理医生,这个家里人都知道,因为我觉得很容易泄露个人隐私。但是我当时那个状态……爸妈确实都很为难,他们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……
之后我看到那位医生的第一眼,嗯…我姑且称呼他为z医生吧。就是觉得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甚至可以说是…特别不好。他戴着眼镜显得要有精神些,但还是可以透过镜片看到他眼里很重的血丝。那种感觉就像是…一个人明明不行了,但好像还有什么在支撑着他,不会让他倒下一样。
z医生本来是不想见我的,但拗不过人情最后答应了。我能感觉得出他很负责任地在开导我,我也认真听了答了。但很奇怪…有种感觉,我和z医生之间似乎…嗯…就是隔着一层玻璃的那种感觉,还是那种外面不能看见里面,里面却能看得很清楚的特殊玻璃。
后来z医生端起水杯喝水时,他的表情就变得很迷幻。他看上去像在享受什么…他喝水喝得很慢,眼中失焦。当然他喝完就给人感觉正常了,只是接着他又摸上嘴唇,就像是在回味什么,也可以说是…上瘾。
z医生给我的感觉真的很奇怪…我总是担心他站起来一会儿就会倒下,又觉得他眼中光芒汇聚,好像藏有珍宝。哈哈,我这样形容也许不太好吧,但是他眼神中流露出的,是真的热恋中的甜蜜——我很确定,因为曾经我也拥有过……但是他看上去又很苍凉,嗯…会让人觉得,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对他印象很深刻的理由。其实也不是什么好听的故事,我可能只是想找人谈谈吧……”

朱星杰在镜子里、水杯中、湖面上看到王琳凯的倒影,他旁若无人地吻过他的唇角、耳垂、喉结。
朱星杰对着王琳凯轻笑:“淘气。”
Fin

【亮英】深潭/超短篇/虐

感觉先动情至深的人都很惨emmm……情深不寿啊。
先吐槽一下:
农药都出孙策了为什么不出我月英!!为!什!么!
很是不爽ing

他的眼中似有寒潭,深邃冰冷。她听见他轻唤她的名字:“阿月。”
然后桃花初绽,万里冰封为她瓦解。

他抚上那道可怕的疤痕,声音中带着呜咽:“都是为了我,阿月……”
她疼得皱起眉头,却安慰他:“无事的,只是一道疤而已。只要你没事……”
剩下的话语尽数淹没于他的唇舌中。她恍惚中听见他轻叹道:“可我……只想要你好好的。”

他在火海外冷冷地看着她,墨发微扬,仍是初见风华。
她感到火舌烧烂了皮肤,还有焦味甚至是肉香。天地间只剩下她绝望的哭喊:“啊——阿亮,为什么……”
“…不爱之人,自然不必留情。”
她疼得恍惚。晕厥前她竟感到了一丝凉意,她勉强抬眼,天落下大雪。
这南国的雪啊,将她慎重埋葬。好像是他旧日的缱绻温柔,然后她死了。

【少年铠&少女娜】栀子

#短篇一次完
#预知梗这真的是个没什么新意的老梗
#我铠皇贼帅贼强

(一)
铠发现自己拥有了预知的新能力。
例如昨晚梦见娜娜穿着新裙子向自己跑来,胸前别着白栀子胸针,今天她便是这样打扮的。
从几周前只能预见第二天的天气,到现在可以在梦里清楚地看见娜娜胸针的花瓣纹络,这种能力进步得实在是太快。
铠无法简单评判它的好坏,这毋庸置疑可以为家族带来助力,但更可怕的代价是什么,铠不知道,他畏惧是自己无法接受的结果。
“哥哥。”他听见娜娜唤道。
迷茫的眸子便一下沉淀下来,铠望向眼前的少女。她的眼里有栀子在绽放,皎皎芳华,那样的纯白让他安心。
没有关系的。铠想,无论是什么,都让他来承受就好了。

(二)
铠醒来时已是傍晚,窗外残阳如血,他突然想起刚刚梦见的噩梦。娜娜在阴暗潮湿的木屋中哭喊,她的身上是止不住的鲜血。
“铠少爷,娜小姐她…”该死!铠飞奔出古堡,向远处的岚山奔去。如果没有闻错的话,他的梦里,有浅淡的栀子香气。娜娜最爱栀子,而开满栀子的岚山则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。
铠赶到时,露娜已是伤痕满身。她看到朝自己跑来的兄长,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。她唤:“哥哥。”
这一声几乎让铠魔障。他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暴虐,利刃饮血发出嗡鸣,他杀光了所有人。
露娜浑身无力,铠背着她在岚山里缓慢前行。他感觉到娜娜的长发拂过脖颈,空气里是醉人的栀子清香。
“哥哥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,所以我不怕。”铠听见露娜在他耳边呢喃。他无法忍住内心的颤动,如果自己没有预知的能力,那么娜娜…铠不敢想下去,第一次,他如此虔诚地祈祷自己能永远拥有预知的能力,他决定依赖它。
上神啊,我愿承担一切,去换取保护娜娜的能力。
“如你所愿。”铠想,他仿佛听到了魔鬼的诺言。
头顶是璀璨星河,耳边是娜娜的清浅呼吸声。这样的月夜如此安宁,铠的内心却暴虐突增,他竟然一下趔趄。
脚底水塘上漂浮的栀子似也带上血色。

(三)
铠隐隐察觉自己被什么所控,昨天看见族里讽刺娜娜的少女,他的内心竟然有隐秘的杀戮欲。
抑或是,在看到娜娜膝盖上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时,他心底叫嚣的想要舔舐的渴望。
铠内心警铃大作,他开始有意疏远露娜。他当然能察觉到娜娜的失望和不解,但他无法解释。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会一直以这种方式去守着她。即使是…成为她背后不见光明的影子。
铠能做的,是在自己房间里放上一束栀子。他想念着她,他用栀子的香气去平复内心的躁动。
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下午,阳光透过玻璃窗给人暖意,花朵在吐苞,蝴蝶在蹁跹。铠从梦中惊醒,直直迎上露娜担忧的眼神。娜娜对他说:“哥哥,我在这里,你不要怕。”
已经下定决心和娜娜疏远,但这一刻,铠抱住露娜,半晌贪欢。他想起梦中的残酷命运,自己手刃了所有亲人,包括娜娜。她在血泊里尖叫哥哥,眼中的绝望让他直入地狱。
是魔铠的操控,让他成为这样一个冷血的怪物。在露娜看不见的地方,铠簌簌泪下。无论如何,他的刀也绝对不会指向娜娜,除非他死。
“哥哥。”露娜问道,“你刚刚很害怕吗?你做噩梦了?”
“嗯。没事,娜娜。”铠答,“只是个梦罢了。我一醒来,它就会消失。”
碎光温柔,栀子纯白,时间的洪流只会将我们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这是最后的温存和缱绻。以生命起誓,永生永世保护你。

大概最悲哀的,是自知黑暗将至,选择独自背负。
Fin

看到b站上有他俩的剪辑*。٩(ˊωˋ*)و✧
emmm…好想吃这对的文啊!!!
有没有太太产粮啊?(´(エ)`)

【铠露】甜梦(一)(中篇/BE)

我真的是一个开了很多坑的罪人……现在有时间我就先更这一篇啦!
唉:-(BE让人伤悲。


露娜在半夜醒来时,感到几丝诡异。风带来的不是馥郁的花香,而是另外一种令人不安的气味……对了,是很淡的血味。露娜皱眉看向窗外,无云之夜的血月让她恐惧。
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,在古老的庄园里小心前行。心里的不安感在无限扩大,太过于安静了,安静得……就好像这里是一座被弃的华美宫殿一样。露娜感觉不到……其他活人的存在。
于是露娜开始飞奔,似乎急于将这种不安的情绪甩掉。直到跑出了大门,她再也无法逃避血月下的盛宴。是她最敬爱的哥哥——在挥舞着手中的刀刃!是她最熟悉的亲人——被哥哥一刀刀砍伤至死!
露娜几近崩溃,她感到无尽的恐惧如蚂蚁般细密地爬上她的脊背。她想逃离,然后发现自己竟恐惧到无法移动。露娜只能狠瞪向铠,她恐怕自己死期将至。
铠处理完了所有人后才看向露娜,他自是看出了露娜眼底的防备和恐惧神色,他站在原地没有动。露娜听见他魔鬼般的声音在耳边萦绕:“小娜,为什么要出来而不是继续好好睡觉呢?”
“哥哥多希望,你能拥有一夜甜梦啊。”
露娜想质问铠为何要这样做,她泪流不止,却已然失语难言。她只是看着自己的哥哥也是仇人向远方前进,身影在血月下拉出长而黑的影子。
然后露娜在高度绷紧的神经松弛时软软倒下,她实在是难以承受现实。
“我的兄长优雅矜贵,如同上好的白玉般散发柔光。他沉稳如山岳,和煦如朝阳,多值得被人深藏在心小心惦念。”
可是那些少女纯白的心事,在夏夜甜腻的风中飘逝,露娜的胸中信仰,终如旧日高楼般枯朽崩塌。

TBC
(下章就进入娜姐成年复仇期了,年少的脆弱就用这一章来概括⊙▽⊙
我真是想删了容色来专心写这篇……O_o)

【all虞】关于买糖哄女朋友这件事

背景:虞姬生气了,要男朋友买糖哄她。

【百里守约】
百里守约:阿虞乖,不闹了吃糖~
虞姬:……(柠檬味的好想吃但是不能这么轻易地被诱惑!)守约你不要用尾巴蹭我啦哈哈哈哈好痒啊~
百里守约:所以阿虞(浅笑),不生气了好不好?张嘴。
【李白】
李白:虞儿,别闹。
虞姬:……(泪水在眼眶里打转)我不管我不管,我就要你给我买糖吃!
李白:……(无奈)
他忽然倾身吻住了虞姬的唇,然后轻咬。
李白:(挑眉轻笑)够甜了吗,虞儿?
【张良】
张良:虞儿……(扶额)糖是不能多吃的……
虞姬:……QAQ
张良:!!!虞儿你别哭!我马上就去给你买糖吃!
虞姬:……(满怀期待)
十分钟后。
张良:虞儿……(为什么给虞儿买了糖后她好像更生气了?女孩子的心好难懂QAQ)
虞姬:。(下次你再敢给我买包跳跳糖试试???)
【诸葛亮】
诸葛亮成功用桃花糕哄好了虞姬。
诸葛亮:(环上虞姬的腰,轻叹)我爱上了比桃花还要美的姑娘,我舍不得她生气。虞儿,哪怕不为了我,你也一定要快乐。

【鲁班七号】为哄虞姬开心,把自己的比巴卜泡泡糖给了她。
【百里玄策】为哄虞姬开心,把自己的酸酸彩虹糖给了她。
虞姬:……真,甜,啊。
【韩信】为哄虞姬开心,把鲲私藏的牛奶片给了她。
(为什么韩信要把鲲家的牛奶片偷过来?
或许是他以为虞儿=鱼儿=鲲?
不对,为什么鲲爱吃牛奶片???)

后记:
1.会做桃花糕的诸葛表示其他人的水平实在太低。(给武陵仙君皮肤打call)
2.最初设想的是诸葛送薄荷糖或是白巧,后来这两个念头都打消了。
3.项羽是非常想用一技能把虞姬推走的。

【约虞】伊始

失踪人口回归,短篇新年贺文。
作者懒,本来打算昨晚发拖到了现在……剧情没有铺陈开别吐槽,主要怪我懒。
我爱这对长腿冷cp!

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,星期天。天气很好,冬日里难得的大晴天。
虞姬早晨十点起床,之后窝在家里看甜得发腻的言情小说,平静地度过上午,中午吃泡面打发过去。
午睡到两点半,起床后打两局排位上分。即使是在白天,虞姬也喜欢把卧室的窗帘全部拉完,这样整个卧室会有种颓败的氛围,让她想要一个人蜷缩到地老天荒。
她还团了一张四点半的电影票,因为是跨年前的最后一天,电影院里人头攒动。虞姬一个人吃着爆米花很是无聊,她看着片中俗得不能再俗的狗血情节,在周围人的欢笑声里昏昏欲睡。
电影结束后天已经黑完了,虞姬瘪瘪嘴,想着该去哪儿解决下晚饭问题。街上行人越来越少,远处的万家灯火是黑夜里的长明灯,虞姬一个人在逐渐冷清的街上,有些茫然。
所谓新年,不过是一次重要的时间更替罢了。新的一年里,能有什么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呢?脱单?再见亲生父母?虞姬自嘲笑笑,正因为无法实现,才只能去渴慕想象啊。
一个人的生活,一个人的全部。她毫无知觉地走着,看向自己的双手愣愣出神。
骤然而至的疼痛。
“小姐…小姐,你还好吗?”男子柔和的嗓音在耳畔响起。虞姬这才察觉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子搂在怀中,避免了她摔倒的风险。是之前撞到人了吗?“不好意思。”她抬头,然后直直望入百里守约的眼里。
他的眼底好似深潭般冰冷,眼中却又带着春风般的暖意。虞姬恍惚中听到他说:“没关系,你没事就好。”
她觉得…那是一种冷水里有人吻你的感觉。就好像黑夜中忽然绽放的花火,溺水者深海里唯一的救援。岁月里平添多少光华,你终究会来,这便是生命之美所在。
虞姬默默心想,似乎…真的到了新的一年呢…
新年伊始,万象更新。新年快乐。

【铠露现代文】容色(一)

有些ooc了...中篇,估计是BE。
高举我铠露骨科大旗!
数次改标题后决定放弃对它的纠结...
发色设定就是露娜银发铠黑发好了。
以及文中提到的酒类菜品请勿深究。

【杀戮如同烹饪,猎物好似食材,你应该去享受动手的过程。——铠】
半夜,酒吧里张扬着颓靡气息。穿白衬衫紧身牛仔裤的女人穿过人流,径自来到吧台前。
“一杯苦艾不加冰,谢谢。”露娜向英俊的调酒师说道,于喧闹中她的声音轻佻。调酒师铠抬头笑笑:“小姐,我还是推荐您选择薄荷冰酒此类饮品。”
露娜缓慢坐下,婉拒了调酒师的好意。铠将酒杯放在露娜身前,状似无意道:“毕竟是烈酒,少喝为妙。”
露娜斜瞥他一眼,望向另一边肆意起舞的人影。酒吧里的红绿光束跳跃,露娜没有接话。
可英俊的调酒师并未停下交谈,他接着说道:“美丽的小姐,自第一眼起,您的头发便让我着迷。它让我想起PASTA中的一道菜品...”
露娜终于转头盯着铠,她挑眉插话:“天使的头发?”
“对!”铠假装惊喜地望入露娜眼底,那冰蓝色眸底沉淀了太多黑暗。他问:“是有谁曾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吗?”
“难道你们男士都不认为将女士的头发比喻为菜品,是失礼的行为吗?”她似有嘲意搬扬起嘴角,答非所问道。
铠摇头淡笑,“恰巧相反。在我看来,将女士的头发比作美食,是对她的最高赞誉。那是一种温和而柔软的美,能带给人暖意。”
“……我的兄长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回答你上一个问题。”露娜停顿一下,“他是最爱我的人。”
露娜知道,她没有说完这句话。
自然了,他也是我最爱的人。
铠看见露娜眼里的暗色忽然就升起光来,让他想起草原的星火。他知晓露娜现在的一切可能都是假的,但这个笑容真心实意。
可是小娜话没说完,铠想。还差一句,是那种爱到必须要一起撕扯,然后撕裂的爱。
某些事的矛盾啊,其实根本不可能解决,小娜还是这么傻。铠无聊地在心里念叨,不过他装作一切不知的样子,迎上露娜探究的目光:“那我可真想认识下您的兄长。他一定涵养不凡,就和您一样。”
露娜饮尽杯中绿酒,脖颈弯成优美的曲线。她慵懒道:“嗯哼,因为是我哥啊。”
“你们一定很快就会相遇。”她又斩钉截铁地说。
铠转身,也给自己调了杯苦艾酒。他品味着舌尖蔓延的苦涩:“是吗,我很期待。还有,我叫铠。”
“露娜。”年轻的女人敛下眼中异样神色,压低嗓音道,“我是露娜。”
TBC
(看着露娜开合的大红唇和其中隐约的小香舌,铠觉得这简直就是在引诱他犯罪。
铠兄好饿。)

题外话:
“St·Luke,St·Luke...”是过去人喝苦艾酒时,喜欢念的一句魔咒。
“圣路加,圣路加,求你对我开恩,让我在甜梦中,看到我未来的爱人。”
(这段材料好带感)
——以上来自《夜色玛奇莲》
(PASTA来源也是这本书,我爱它!)

【燕洵个人心理向】【短篇】春风(上)

看多久能把下码出来。
因为是元淳公主的迷妹,所以应该会更偏袒元淳些。而全文与标题反差巨大。
仅仅是读到一句诗联想的脑洞...
(不谈风月情爱,只感韶华易逝。你看那大浪滚滚,白日西沉。)

【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】

秋雨不停,燕洵的头痛症又犯了。
这么多年没有治好,一是遍访天下无良医,二是他考虑到没有必要。
世间牵挂的人事少了,自然就不会看重很多东西,衰老也在所难免。
直到霜白染上他的鬓发,青苔爬到台阶尽头。
燕洵疼得闭上眼。

他实在是无法忍受疼痛,长夜漫漫无期,头内似在翻搅。
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倒是停了,无云,月光冷冷泻下,让燕洵想起某人月华色的裙角。
这终于能带给他一丝甜蜜的慰藉。燕洵勉强直起身,走出宫殿。


他喝过北地辛辣的酒,饮过南方清苦的茶。爱过坚韧的姑娘,同时被另一个坚韧的姑娘爱过。
燕洵坐下,夜间的石凳冷得他龇牙咧嘴,不过头痛终于好受些了。
其实不是她一个人穿白衣。
燕洵忽然想到,阿楚穿白衣落落芳华,可淳儿也穿。
他爱阿楚,无法逃避。甜蜜苦涩思念疯狂,相思情缠千种难解。而对淳儿只剩下无际无边的愧疚,在失眠的夜里这种情感几乎把他燃尽。
看吧,再直到今夜,这鬼魅般的愧疚也将君王折磨。


你去爱一个人时,可能有甜有苦有酸有恨。你不爱一个人时,心思情感却很单纯。
就如同燕洵之于元淳,因为无爱所以只有愧疚。而折磨至今,则是内心太难放下过去美好。
长安五俊策马扬鞭纵意飞扬,那是太过天真的年月。听曲赏景快活风流,自是在重感情的少年人心里埋下种子。
所以他燕洵思念什么。是彼日长安兄弟间的亲近,是青梅笑靥下的不谙世事,是对小野猫的调戏,是权谋尚之太远的舒适。对,他就是怀念起了那种舒适的生活。
燕洵自嘲一笑,觉得自己已经活出了厌世心态。这深夜深宫深月皎皎,陪伴他的只有深沉王座。
又开始下雨了。

【玥淳】不复/不负(双重生向)楔子

        ——重生玥帮重生淳一路解开心结的故事——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这样了,假设二人前世都英年早逝。
        文长短不定,更新不定,我想是个大坑,结局HE。
        来源于火车上的一瞬感慨,我想要剁手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是原著党,电视剧也了解得一般,不要过多在意细节。
        这篇非常短小。

       “自知不复,只能孤注一掷,所以不负。”
       “自知不复,唯有甘之如饴,所以不负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无尽的梦魇让她沉溺。
        人一夜醒来,发现自己还活着,其实是种幸事,元淳想。她睁开双眼时望见宫殿顶的繁复雕花,只觉头晕目眩。
        黄粱一梦,庄周梦蝶。
        元淳坐起来,盯着双手发愣。这才是一双真正只属于少女的手,滑腻而白皙。毕竟少女不会指甲寸寸尽断,也不会涂有鲜红蔻丹。
        那种绝望与堕落……却只能烂在肚子里的疼痛,怎么可能忘记。
        又怎么可能仅仅是梦。

        元淳轻抚上胸口,里面有一颗蓬勃跳动的心脏。然而光鲜亮丽的皮囊终究掩盖不了千疮百孔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曾想……是否只是大梦一场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坚信…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没有。